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影视资讯 > 正文

坚持梦想铺就世界级电影导演之路

时间:2018-11-09 15:35 来源:未知 作者:凤凰网1 阅读:
坚持梦想铺就世界级电影导演之路

 
每一个电影人,无论是初涉征途,或是已经在这条影戏之路上颇有成就,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成长经历。因为幼时一部印象深刻的影片亦或只是出于孩童的好奇发现了一部家用摄像机,踏上电影之路,从青涩到不可或缺再到举世瞩目。好莱坞著名导演、监制和编剧雷尼·哈林(Renny Harlin)便是这样的存在。
从芬兰一路闯入好莱坞,雷尼·哈林在美国创下电影票房总值约5.25亿美元;在全球创下高达10.26亿美元电影票房。作为全球第一百二十名票房最高的导演,他因《虎胆龙威2 》、《猛鬼街4:梦幻主宰》、《八面埋伏》等作品广为人知。
2018吴天明青年电影高峰会电影大师讲堂不愿错过和电影大师交流的机会,也希望为更多青年电影人送上与世界级电影人学习探讨从而获得更多积累和灵感,于高峰会期间特邀雷尼·哈林导演为青年电影人带来主题为“芬兰好莱坞中国,坚持梦想铺就世界级电影导演之路”的课程,带来他从童年寄梦电影到由芬兰起步到成为好莱坞宠儿,最终通往世界电影之路的经验凝结成短短几小时的精华,令在场的青年电影人受益颇多。
芬兰好莱坞中国 铺就电影梦之路
每一位享誉世界的电影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之处,自幼对讲故事很感兴趣的他喜欢和身边的伙伴聚在一起,用家中的录音机记录每个人讲的故事;11岁时他发现了家中的摄像机并邀约同伴一起自制“战争片”;15岁时在赫尔辛基围观一部叫做《电话》的电影拍摄后,他坚定了成为一名电影导演的梦想,虽然这与父母所期待的医生职业大相径庭。
成长在芬兰的哈林初时希望通过电影学院的科班学习进军电影行业,但只是“讨论”显然不能带给他新的东西,需要更多实践的他最终作出艰难又大胆的辍学决定,自己寻找拍摄机会,哪怕是无聊的科教片都愿意尝试,不被看好的他不断积累形成口碑,19岁时开始拍摄可口可乐等品牌广告。虽然在当时广告拍摄不被理解,但他依旧从中学到拍电影和讲故事的方法,包括自己写剧本、拍、剪,这整个过程对导演是很好的教育过程。经由这段经历,他告诉青年电影人:选择一个你有信念的事情,专心去做,而不必被其他人干扰。
在芬兰电影基金更倾向于拍摄纯粹的艺术电影的情况下,年仅23岁的哈林来到美国,进入一个更为商业化、娱乐化的电影工业体系:好莱坞。在美国的经验让他明白,对于一部电影来说,好的卖点、想法或者说图景非常重要。当然,好莱坞的打拼并非顺风顺水,经历过被合作方欺骗导致推进中的项目出现问题,他的首部作品《西伯利亚》制作完成并在美国全院线上映,这部拥首映式、好莱坞大道游行队伍,由两个芬兰人在芬兰拍摄,主演是三个不知名的美国演员的影片,最终卖到了全球所有有电影院的国家。然而,《西伯利亚》赚来的钱并没有让哈林的境遇好转,前期法律文件的签署失误使他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仍旧“无家可归”,一年多的时间都住朋友家车库,常常食不果腹。最终需要自己寻找投资的哈林用自己年轻时事业低谷期的经验告诉大家:“第一是一定要雇一个律师,第二是你必须要为了你的梦想去愿意做任何事情。”
此后,被他自己成为“奇迹”的电影《鬼哭山河》的拍摄邀约为他打开了新的局面,也是他第一次和百余人的制作团队合作,紧张感、语言的障碍,最终成为经典的《鬼哭山河》也让他接触了真正好莱坞体系的运作模式,之后是《猛鬼街4:梦幻主宰》的拍摄经验,作为27岁的芬兰导演,他拿着自己的手绘故事板、剧本,6次“偷偷潜入”制作公司,躲避前台和秘书,想方设法接触到这部电影的投资方,不懈的努力之后他得到了拍摄机会,并积极寻找《猛鬼街4:梦幻主宰》和前三部不同的新颖卖点,最终电影试映反响热烈。
之后与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的合作接触,以及《猛鬼街4:梦幻主宰》的票房成功,哈林开始面临各种邀约,其中,《异形3》让他首次认识到坚持自己的创作理念的重要性。在《异形3》的创作过程中,哈林希望做有原创性的故事,讲述异形来自何处、是什么。但大制片厂则希望打造一个牢房里面的故事,后来制作完成的《异形3》的确是这样的故事,并最终票房失利。面对创作理念的差异,哈林经过一番挣扎,最终选择听从内心而放弃了执导《异形3》的机会,也放弃了当时看来十分宝贵的商业机会。但之后的《神将奇兵》、《虎胆龙威2》等多部影片,出身芬兰而“不被看好”的雷尼哈林用自己对电影梦想、创作理念的坚持和不懈努力,在好莱坞工业体系中自成一格。
当他拍摄的 《特工狂花》成为中国电影市场第一批引进电影之一时,也似乎注定了他结缘中国电影市场,而与中国合作合拍片的经验也让他感受到了与好莱坞工业体系到不同之处。不同的合作伙伴使哈林对待“导演”这个称谓有了自己的见解:“作为导演,需要团队合作完成工作,跟合作者之间的互相尊重非常重要。我非常不认可所谓有一种西方专家的态度,觉得自己比别人懂得多。在中国工作,需要尊重当地的文化。”
言传身教 以经验指引青年影人
在用自己入行以来的经历和经验为到场的青年电影人带来一堂生动而意义不菲的课程之后,雷尼·哈林也不吝与青年电影人热情互动,热情的青年电影人们也用自己在电影创作中遭遇的困惑和迷思与大师展开一次深入内心的交流。
以“对于雷尼·哈林参与的张艺谋导演的《长城》,其视觉和戏剧部分的准备”为例,他给出了干货十足的解答:“我很喜欢把筹备工作做得很细致,前期筹备阶段花费较少,一旦开拍,现场所有东西的改变都会花钱。我首先会做一些调研的工作,比如我做《绝顶雄风》的时候,会把登山的方方面面全部都了解一遍。我喜欢把所有的场景全部用故事板表现出来,在中间设计一些故事发展的节奏,包括一些大场景的概念图也会画出来,我希望剧组所有人员都完全明白每一场戏,信息全部同步。
我会在开拍前准备好所有镜头的清单,在电影开拍前我会知道第四十几天要拍哪几个镜头。我比较倾向于提前几个月就跟打斗替身的团队去研究动作戏,希望他们可以尽量排练,然后把这些排练或者是预习的镜头都拍下来、剪辑,配上风格相同的音乐,尽量提前还原最后电影里面的动作场景。开拍前我需要特效和相关部门勘重要的特效场景,比如一个翻车的场景,我需要提前看到这个车是怎么翻的,还有爆破、下雨,中弹之后血爆出来的情形等等,这样做的性价比比较高。
再比如《虎胆龙威2》和《绝顶雄风》里都有雪景,我们会花几天或几周的时间研究雪片的大小。虽然现在很多雪是可以用电脑特效合成,但当时我们是用真实的材料去做雪,那样的话远景雪和近景雪不一样,我们会研究雪片本身的大小和质感,会决定用塑料还是用纸还是用别的一些材料去做。
也曾有人跟我讲,到拍的时候再慢慢决定,这不是我工作的习惯,我喜欢在拍摄前先排练,把排练的过程拍下来给所有人看。其实这种快节奏的工作,对于剧组人员的士气是有帮助的,因为他们不会坐在那边无所事事。比如在拍一个镜头的时候,我说那边需要一个摇臂的镜头,会有人把摇臂设立起来;那边有轨道的镜头就有人去铺轨道。在不同的地方,大家一直不停工作,这样会非常充实,这对人的工作状态很有好处。
所有的合作都是双向学习的过程,我和中方的工作人员学到了即兴发挥的价值。在好莱坞,所有的计划都做得非常周密,很少能做计划以外的事情。在中国,你可以有一些空间,把突如其来的想法放到工作中去。中方的工作人员非常优秀的一点是他们随时随地准备着去做一些之前没有预备好的事情;另外就是他们善于互相帮助。在好莱坞分工非常明确,大家基本上是各司其职。而在中国,大家协同合作的氛围非常好。”
无论是针对青年电影人创作中的困难,亦或是在坚持电影梦想时遇到的困惑,哈林导演都给出了细心而生动的解答。随着最后一个问题的结束,2018吴天明青年电影高峰会电影大师讲堂为电影人带来的电影饕餮之行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责任编辑:凤凰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