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八卦 > 正文

赵又廷、杨子姗 《南极之恋》 相濡以沫还是相忘

时间:2018-02-06 10:43 来源:未知 作者:凤凰娱乐网 阅读:
赵又廷、杨子姗 《南极之恋》 相濡以沫还是相忘于江湖?


正在热映的《南极之恋》中,吴富春和荆如意在极地上演“爱你如生命”的生死之恋,两人生存到达极限之际,杨子姗饰演物理学家荆如意,认为自己成为吴富春求生的拖累,于是选择“相忘于江湖”的爱情。而在现实中,两位主演赵又廷和杨子姗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都认为“相濡以沫”的爱情更可贵。

赵又廷:

这是暴发户吴富春寻家的过程

在南极拍戏很吓人

华商报:你觉得片中的南极之旅对暴发户吴富春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赵又廷:我自己觉得可能是暴发户吴富春寻家的一个过程。因为我中间跟导演讨论了很多,我觉得这个人因为他没有信仰、没有敬畏,他只相信自己,但其实他是一个非常孤独的人,跟如意在某种程度上是蛮相似的。在他一生当中,没有遇到过任何的真挚情感,在南极跟荆如意恋爱,爱她如生命,小木屋对他来说是一个家。

华商报:在南极拍戏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赵又廷:我们常常得在户外等天气,在那里气候瞬间就变了,常常我们看晴天可以出工了,到了现场,不过半个小时就是暴风雪天气了,只能折返,折返之后又放晴了,又出去,又暴风雪,常常这样折腾。那里确实蛮凶险的环境,听科考队员说,“去外面拍的时候,一定要紧跟着我们,走我们走过的路,不要自己到处游荡”,因为真的发生过走着走着一个人没了,掉进三百多米深的冰裂缝,就没了。

华商报:听说眼睛也出问题了?

赵又廷:因为那边紫外线比较强,一望无际的白,大家都戴着眼镜,我戏里没有雪镜,在外面待太久了,就雪盲了。

华商报:环境那么恶劣,当时有坚持不下去的时刻吗?

赵又廷:有。拍摄时冷倒还能忍受,但是当强风来的时候,最高级到12级,而且我们在一个小山丘上,那时真是蛮吓人的,感觉随时会被吹下去,很多镜头要我一个人走很远,走到他们都看不到,我看不到剧组工作人员,我也不知道我下一步会不会出事,所以真是蛮吓人的。

最温暖的事是电影上映

华商报:《致青春》五年后和杨子姗再度合作爱情片,你对爱情会有一个新的转变或者不同的看法吗?

赵又廷:我们两个对爱情、价值观、人生观一直都好像蛮清楚的。

华商报:那两人再次合作感觉又如何呢?

赵又廷:听到子姗愿意来的时候,我心里是非常非常踏实的,因为我们有很深的友情跟默契、信任感,听到她来的消息,我就知道我们可以一起“拼”出很多、很棒的戏来,因为很多人不愿意花那么多时间跟心力磨这种戏。而我们俩愿意。

华商报:片中有相濡以沫和相忘于江湖的爱情,哪个更难去讨论,你觉得呢?

赵又廷:还是相濡以沫。

华商报:马上也要过年了,过去的一年时光当中,你觉得最温暖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赵又廷:我觉得现在最温暖的事情就是这部电影终于要上映了。我们这个团体在一起拍了很久,所有的工作人员都特别辛苦。

很多人不知道,大家在我们演员进入拍摄状态之前,就已经忙了整整一年多,然后我们进入拍摄后到现在,又隔了一年半时间,一共有快两年时间了,终于能够让这么好的一个作品跟大家见面,我觉得挺温暖,也很值得。 华商报记者 罗媛媛

杨子姗:

因为相信相濡以沫才会结婚

爱你如生命的感情很可贵

华商报:你觉得片中的南极之旅对如意的意义是什么?

杨子姗:我觉得最大的意义是完整她内心的一个过程,如意其实一直是表面上看起来很冷漠、很冷淡,就算她断了腿,还要在另外一个人面前逞强的状态。比如说她要上厕所,需要帮忙的时候,但她还不肯拿掉她脸上那像“面具”一样的东西。但随着时间的退役,慢慢越来越往后,她慢慢就会卸下来她那一块“面具”,越来越能把她心里最柔软的一块东西,交出来,让另外一个人看到,感受到。

华商报:你这次的角色是高空物理学家,需要一些特别的知识,你做了怎样的准备?

杨子姗:其实高空物理学家听起来感觉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工作,不是你随便查查资料就能了解到的一个工作。但我还是肤浅地上网搜索了一下关于这个职业的一些内容,以及了解了一些南极的环境知识。其实说实在的,你没有去到那个环境,很多东西真的只能靠想象。

华商报:这部戏最打动你的情感是什么?

杨子姗:吴富春和如意之间的这种(感情),到最后,他们之间在一起只有短短75天,从两个完全不对付的人,到最后可以为了对方舍弃自己的生命,这样爱你如生命的感情,对于我来说很可贵、很打动人。

华商报:导演对你最残酷的地方是什么?

杨子姗:我加入进来拍摄之后,基本上都是在北京的棚里面拍,那时候已经五六月份了,天气非常热,每天我们要穿着非常厚的羽绒服在里面摸爬滚打,与此同时,导演不停地跟我们说,我们再多拍几个小时吧,已经把我们熬到神志不清了,他还说再多拍几个小时吧,对我们也算是体力和精神上的极限考验了。

去年最大的事情就是办婚礼

华商报:《致青春》五年后和赵又廷再度合作爱情片,你对爱情会有一个新的转变或者不同的看法吗?

杨子姗:我们两个包括我们的伴侣,本质上都是很像、很接近的人,我们从一开始就很清楚要往那个方向去,想要做什么,不要什么,该选择什么,不该选择什么,所以我觉得要不说五年,我都没有感觉到五年过去了。

华商报:那两人再次合作感觉如何?

杨子姗:大家私底下聊,戏里面可能有一个裸后背这样的镜头,包括富春冻成“冰棍”回来的时候,如意脱掉自己的衣服,用自己的身体去温暖他。如果这个演员不是赵又廷的话,可能我真的会很害怕,这件事情我可能不一定能做到。

但正因为是他,我们两个这关系,他从来没有把我当成一个女的,我也不觉得他是一个男的。从心理上会觉得这个人是一个非常亲的,很亲密的一个朋友,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觉得尴尬或者不好意思。我记得很清楚一个细节,拍《致青春》时我们第一次拍吻戏的时候,他每次从包里掏出一根牙刷刷牙,但这次就没有刷。

华商报:片中有相濡以沫和相忘于江湖的讨论,你觉得哪个更难得?

杨子姗:相濡以沫,不然我们就不会结婚了。 

(责任编辑:凤凰娱乐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